美在亚洲部署中导计划四处碰壁

来源:大发5分3D计划-中国国防报作者:胡文翰责任编辑:杨红
2019-08-12 09:25

美在亚洲部署中导计划四处碰壁

■胡文翰

美军发射“战斧”巡航导弹

在美国正式宣布退出《中导条约》后,美军高层近期又推出在亚洲部署陆基中程导弹计划。但该计划遭到地区盟友集体抵制,最后只好尴尬自嘲: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导弹部署计划曝光

美国正式宣布退出《中导条约》后,美国防长埃斯珀表示,五角大楼将全面研发陆基中程导弹,并有意在亚洲部署该型导弹。关于导弹部署地点,埃斯珀表示,这取决于美国和盟友的讨论等多重因素。关于部署时间,埃斯珀表示,将在数月内完成。8月4日,在参加美澳“2+2”防长和外长磋商期间,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澳大利亚北领地(首府达尔文有美军轮驻兵力)是部署中程导弹候选地之一。但他同时指出,在任何地方部署“防御资源”的决定,都将在华盛顿“与合作伙伴密切协商”的基础上做出。

外媒认为,关于陆基导弹部署地点,有美国驻军的亚洲盟国都存在可能性,最有可能的部署区域是东北亚或西亚地区,日本、韩国、卡塔尔、沙特、阿联酋、伊拉克等都是潜在候选国。《日本时报》认为,澳大利亚等美国盟国、美海外属地关岛,也都在候选范围之内。

关于部署导弹类型,外媒认为有三种选项:一是“舰改地”,将舰载MK41发射系统移至陆地(类似陆基“宙斯盾”系统),发射“战斧”中程巡航导弹;二是“空改地”,以AGM-158等空射巡航导弹为基础,研发改进型陆基巡航导弹;三是“高精尖”,以美军在研高超音速武器系统为基础,研发中程高超音速导弹。

盟友选择集体抵制

从目前情况看,对于美国部署陆基中程导弹的“盛邀”,亚洲盟友反应极为冷淡,集体选择抵制。

被美国“点名”的澳大利亚首先表示反对。澳防长雷诺兹8月5日表示,虽然部署美国中程导弹基地的位置还不清楚,但澳大利亚不会是其中之一。她指出,在近期与埃斯珀会晤时,对方没有提出相关要求,预计美国未来也不会提出要求。澳总理莫里森同日也表示,澳大利亚不会部署美国中程导弹,如果今后被(美国)要求部署,也会断然拒绝。

美国在东北亚的重要盟友韩国也明确表示,“没有在其领土内部署美国中程导弹的计划”。韩国国防部发言人崔贤洙8月6日宣布,“首尔没有与华盛顿就在韩国境内部署中程导弹进行谈判,也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

近年来与美国貌合神离的菲律宾也宣称,绝不会接受中程导弹这个“烫手山芋”。菲总统杜特尔特8月6日表示,菲律宾永远不会允许美国在菲领土部署核武器和中程导弹,“这永远都不会发生,也不可能发生,因为我不会允许”。杜特尔特指出,在全球局势日益不稳定情况下加入军事联盟毫无意义,“如果核大国之间爆发战争,我们也难逃厄运”。

外媒也普遍认为,美国亚洲盟友未来很难接受中导部署计划。英国《金融时报》评论称,尽管美国热衷在亚洲部署中程导弹,但现实是:没有国家需要这类武器,没有盟友准备好接受。俄罗斯军事专家阿尔巴托夫表示,亚洲大部分国家或地区都不会让美国部署导弹,以日本为例,日本无法相信美国“不会部署核导弹”的说法,而且部署导弹可能导致日本民众大规模抗议活动,日本政府不得不慎重对待这一敏感问题。

“亚洲版北约”恐难实现

美国之所以在退出《中导条约》翌日宣布在亚洲部署陆基中程导弹计划,主要是以摆脱中程导弹研发部署“枷锁”为契机,通过强化前沿军事存在,进一步提升美国与盟友军事合作力度和层次,加速构建以俄罗斯等国为对手、以一体化作战能力和多样化威慑手段为支撑的新型军事同盟。正如外界所评论的那样,埃斯珀宣布的中导部署计划,其实是美国着力打造“亚洲版北约”的重要一环,不过,该计划很可能以失败告终。

从美国的情况看,美军在短期内最有可能向亚洲部署的中程导弹是改进型陆基巡航导弹。至于高超音速中程导弹,由于相关技术尚不成熟,短期内很难形成实战能力。此外,在2020年总统大选日益临近背景下,为保持选情稳定,特朗普在选前推动该计划实质性落实的可能性不大,更有可能是先期开展可行性研究,摸清盟友及对手的态度和底线。

从其亚洲盟友角度看,由于亚太地区安全形势动荡复杂、潜在风险点较多,相关国家如果同意在本国部署美国陆基中程导弹,无异于“引狼入室”“引火烧身”。冷战时期,美在欧洲部署“潘兴-2”中程导弹,非但没有给盟友带来安全和稳定,反而导致欧洲地区安全环境进一步恶化,险些酿成核战争悲剧。从美国主要亚洲盟友的表态不难看出,任何一个理性的盟友都不会允许美国在其境内部署陆基中程导弹。值得警惕的是,日本政府当前对美国的中导部署计划表态较为模糊,未来不排除为求一己私利、铤而走险接受美国计划的可能,相关动向值得关注。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