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装见证:三代军人的青春模样

来源:大发5分3D计划综合作者:吴永杰 王钰凯 等责任编辑:姬彩红
2019-10-09 15:38

小镇一如往日般宁静。无论商场、纺织厂还是汽车修理厂,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都身着“同款”服装——草黄色、上衣有翻领、前身4个衣兜,戴着圆顶棉帽。

穿着这身“同款”服装的两个人,在照相馆前停下脚步。“走之前拍张合影照吧。”男孩提议。女孩默默点头,白皙的脸庞漾起绯红。

66年时光匆匆,当年的“女孩”如今已是86岁的老人,依旧笔挺的身板散发着军人独有的气质。聊起往事,老人笑容慈祥——她叫李静,是陈萌的姥姥。

此刻,李静戴着花镜翻看一本红色影集。一张张她和丈夫周维华在建设新疆时拍摄的老照片,再一次打开回忆的闸门。老人说:“从相识相恋到结婚,我和他最喜欢穿这身50式军服,它见证了我们的爱情和青春。”

对于出生在军人家庭的陈萌来说,姥爷姥姥、父亲母亲,长辈们与军装的故事,她从小听到大。

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军装见证:三代军人的青春模样

■吴永杰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王钰凯

陈萌(左四)身着07式丛林迷彩服与战友分享她拍摄的照片

身着85式军服的陈萌父亲与母亲

身着50式军服的陈萌姥爷与姥姥

小镇一如往日般宁静。无论商场、纺织厂还是汽车修理厂,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都身着“同款”服装——草黄色、上衣有翻领、前身4个衣兜,戴着圆顶棉帽。

穿着这身“同款”服装的两个人,在照相馆前停下脚步。“走之前拍张合影照吧。”男孩提议。女孩默默点头,白皙的脸庞漾起绯红。

66年时光匆匆,当年的“女孩”如今已是86岁的老人,依旧笔挺的身板散发着军人独有的气质。聊起往事,老人笑容慈祥——她叫李静,是陈萌的姥姥。

此刻,李静戴着花镜翻看一本红色影集。一张张她和丈夫周维华在建设新疆时拍摄的老照片,再一次打开回忆的闸门。老人说:“从相识相恋到结婚,我和他最喜欢穿这身50式军服,它见证了我们的爱情和青春。”

对于出生在军人家庭的陈萌来说,姥爷姥姥、父亲母亲,长辈们与军装的故事,她从小听到大。

长大后,陈萌时常翻看影集,那些被家人小心珍藏的闪光记忆,深深吸引着她——从黑白照到全彩照,从50式军服到07式军服,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70年后的今天,一家三代人的青春模样,浓缩在一张张军装照里。

如今,已是第76集团军某旅宣传科干事的陈萌,习惯用手中的相机记录新时代军人的青春与梦想。

在这位女军官眼中,军装是时尚靓丽的,带着革命浪漫主义情怀。这一家人对于军装的情感,历经岁月洗礼不曾褪色,也不会改变。

他和战友最大的愿望,就是穿上全军统一配发的新军装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套制式服装诞生于1950年。第二年,19岁的李静参军入伍,穿上50式军服。

那个时候,受服装材料生产能力影响,发放的军服只有概略号型。“穿在身上又肥又大。”李静回忆,女兵夏天还发过裙装,翻领黄上衣、蓝裙子……

穿上这身军装,李静跟随队伍踏上奔赴新疆的征程。她和战友从山东启程,一路走走停停,两个月后到了兰州,又过了一个月抵达新疆。漫长征程中,李静认识了比她早5年入伍的军医周维华。

3个月时间,李静对周维华的了解逐渐加深。来到新疆后,李静到农学院上学,周维华被分配到部队卫生部门。生活在同一个小镇的他们经常见面,两颗心越走越近。

爱情的生长,让那段日子成为李静一生难忘的记忆。

50式军服只能穿两季,新疆部队一般在5月更换夏装,10月更换冬装。在新疆部队服役的大多数时间,李静都是穿着50式冬装度过的。后来周维华被派往兰州执行任务。临别之际,两人穿着这身军装留影。后来,这张身着50式冬装的黑白照片,成为两人共同的幸福见证。

50式冬装没有罩衣,外观上看就是一件棉袄。李静记得,有一次,一位男战友在劳动时不慎跌入水潭,泥水渗进棉花里,拆洗特别费劲。

在她的记忆中,女兵们冬天还会穿个“大毡筒”(一种及膝长靴),由于号码不齐又无法调换,很少有人穿着适体,经常走着走着就摔跤。

历史车轮滚滚向前,随着军衔制的出现,55式军服诞生了。

那一年,李静和周维华结婚了。不过李静在1954年部队精简整编时已经转业回到兰州,她始终没能穿上这身人民军队首次实行军衔制、突破单一服饰体系的军服。这也成为李静一生的遗憾。

但和1947年入伍的周维华相比,李静还算是幸运的。那时,50式军服还没有下发部队,人民军队还没有统一的军服。

入伍之初,周维华和战友最大的愿望,就是穿上全军统一配发的新军装。

在战火纷飞的年代,这个愿望实现起来并不容易——军队人员基数大,配发统一军装,对服装材料、生产保障能力都提出较高要求。

考虑到生产统一军服的实际困难,周恩来总理曾作出指示:部队帽子要统一式样。就这样,大名鼎鼎的“解放帽”诞生了。新一代军帽外观上为“圆形短檐帽”,材料为“棉平布”,佩戴“八一”红五星金属帽徽。

1949年,军委相关部门研究对军服的标准式样进行统一。然而受条件所限,即便紧急赶制军装,开国大典上的受阅部队也没能等来“统一军服”——那一年,受阅陆军部队头戴钢盔、身着黄绿色深浅不一的军装……

李静并没有见过周维华穿50式军装前的模样。往后的岁月,每当她看到解放战争时期的影视作品,她便会想,周维华那时应该和视频中的官兵一样吧——戴着“解放帽”,“八一”五角星帽徽闪闪发光。

结婚那天,他们特意穿上军装拍照

军服的更新换代从未止步。

从陈萌的姥姥脱下军装到她的妈妈穿上军装,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服已从“55式”变为“65式”。

1965年军衔制废除后,65式军服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65式军服配发部队20年,穿过这身军装的军人,对其都有深深情感和满满回忆。

1979年11月,陈萌的妈妈周敏到了部队,她穿的就是65式军服。

周敏对这身军装的第一印象就是“一身绿,三点红”——帽徽为全红的五角星,衣领处佩戴两个红色领章。

“红色领章是缝上去的,洗涤时候容易掉色,每次换洗都要拆领章,再用热水缸熨平。等衣服晒干了,再缝上去。”陈萌的父亲陈海辉回忆,当年每个军人都会准备一个针线包,包里珍藏一根红线,专门缀订红领章。

65式军服整体呈“草绿色”,也被称为“国防绿”。

陈海辉格外珍视这身军装,时常穿上军装留影,寄给远方的家人。“穿军装在当年代表着一种时尚、一种荣誉。当年这身军装设计新颖,战友们穿上一个比一个精神!”陈海辉笑着说。

“65式军裤比较肥大。”周敏笑着回忆,女兵们为了穿着好看,有时会偷偷把裤腿改小几寸。

在65式军服问世的20年间,中国国力不断增强,对外交往更加频繁。品种单一、没有设计军衔标识的65式军服,开始退出历史舞台。

新一代军服出现在1984年的国庆阅兵场上。当年,受阅部队提前换上85式军服,这也是85式军服的首次亮相。

当时,陈海辉和战友们别提多向往新式军装了。在大家心里,能看一眼新军装也是幸福的。

为了收看盛大阅兵仪式,陈海辉和战友们一起凑钱,委托连长家人从附近镇上买来一台电视机……

也是在那一年,在医院工作的周敏,认识了在医院对面团部服役的宣传干事陈海辉,两人很快相知相恋。

1985年,部队开始换发85式军服,周敏对那身冬装的小立领印象深刻:“大家会在立领内缝一条白领衬,看上去别提多精神了。”

1988年,87式军服配发部队。

这是军服史上的一个转折点——87式军服设计多个款式,可较好满足执行多样化任务的穿着需求。干部春秋常服小翻领、系领带……

周敏至今记得1987年新军装下发时,刚好休假的她跟着姥姥一同回山东老家探亲。身着军装的她,让乡亲们投来羡慕的眼光……

87式换装前一年,周敏和陈海辉登记结婚了。他们特意穿上新军装拍摄结婚照……照片中的他们,笑得很甜。

在她心里,穿上军装是家风的传承

70年,三代人,初心从未改变。

姥姥李静从小在部队长大,妈妈周敏也选择军营……到了陈萌这一代,在她心里,穿上军装是家风的传承。

2007年,人民军队换发新一代军装。这一年,陈萌考上军校,在她印象里,07式军装的夏裙亮眼而特别。这一身她穿了12年的军装,给陈萌留下许多青春记忆。

2015年,第76集团军某连连长吴建在高原伞降训练时突发特情,英勇牺牲。那一年,部队邀请吴建的家人来连队看看,作为营区里唯一一名女干部,陈萌负责陪同安抚吴建的亲属。

从此,吴建的父亲母亲把她当作亲人一样看待。每隔一两年,陈萌都会穿着军装去吴建家中看望两位老人。在老人家中,她总能看到桌上摆着吴建的军装照。

上次到老人家还是在去年夏天,那天,吴建的母亲拉住陈萌的手,和她坐在床上说话。老人把陈萌军装上的“配饰”看了又看——姓名牌、资历章、肩章上的军衔……老人含着眼泪说:“你穿这身军装真精神、真亲切,看到你就像看到了儿子。”

2018年5月,新修订的内务条令将“军人非因公外出应当着便服”的规定,修改为“军人非因公外出可以着军服,也可以着便服”。

至此,军人身着军装外出又成为街头的一道亮丽风景。在物质生活极大丰富的今天,中国军人的军装形象深入人心,军装设计理念更加注重功能性、美观性,更利于野外驻训和实战演练。

今天列装全军的07式军服拥有较多品种。与87式军服相比,07式军服首次引入单兵军服设计理念,让军队军服迎来历史性跨越。

明天,军装的故事一定更精彩

这是贺兰山下一条不起眼的小路——路面坑洼不平,道路两旁的路灯间隔很远,平时很难看到车辆途经此地。

深夜,道路两侧,刚刚结束“魔鬼周”训练的战士正在休息。作为旅机关宣传干事的陈萌,将镜头对准这些熟悉的面孔。为了不影响战友休息,她关闭了相机闪光灯,调高感光度、调慢快门、增大光圈。

皓月当空,陈萌和镜头中的演训官兵一样都穿着07式丛林迷彩服。这身衣服,是陈萌最喜欢也是穿得最多、最久的。

如今,像陈萌一样的年轻军人,对未来军装“走向”格外关注。训练之余的休息时间,关于军装的话题自然少不了。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备受瞩目。第一时间收看了关于阅兵的各种新闻,陈萌和战友们对阅兵场上首次亮相的几款新式军服,印象格外深刻。

那天,不知谁聊起这个话题,大家瞬间打开了话匣子。

下士周俭眼睛一亮,兴奋地说:“阅兵场上的新式军服帅呆了!穿上这身参加野外驻训,肯定浑身都是劲儿!”一旁的中士姚强接过话茬:“军服上的迷彩色块是渐变色,受阅官兵看起来一个比一个精神。”

有褒奖,亦有期待。19岁的上等兵李健快人快语——“未来军装不是‘花架子’,应该实用耐穿好穿,关键还需具有实战功能性。军人生来为战胜,能为战斗力服务的军服,才是我们期盼的。”

明天的军服什么样?陈萌亦有属于自己的畅想。

“期待新式军服,尽快走进普通军人训练生活。”陈萌笑着说,那应该是一款符合国际审美标准、具有更多实战功能的军服……

梦想照进现实,明天并不遥远。适应战场需求,是新时代军服发展的“关键词”。

从统一军服到军衔制恢复,再到军服系列化、体系化,陈萌一家三代人见证了70年军服发展沧桑变迁。陈萌有个打算:等到将来新一代军服列装部队时,她一定会穿上那身新军装留个影,让这个家庭关于军装的故事延续下去……

(照片与数据由陈萌本人、联勤保障部队供应局提供)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